点击查看网站栏目分类
安多文化的摇篮青海湖网设为首页
首页 >> 文学 >> 作品 >> 正文
古岳:年保玉则的外部世界
作者:古岳 编辑:多旦多杰 时间:2018-6-4 16:04:00 来源:微信公众平台:西海人文地理 点击数:

 
古岳

年保玉则的外部世界

  我一直有一个愿望,想找个时间,在年保玉则的某一条山谷里住上几日,白天坐看高天流云,并久久凝望那冰清玉洁的每一座山峰;夜晚俯仰满天星斗,并静静谛听那湖光山色曼妙的声音。

  有很多次,甚至与一些朋友约好了去那里小住的行程,而且,也确实有好几次到过那个地方。可是,临了,在那山谷里小住的心愿一直未能实现——当然,我指的是深入年保玉则里面的某一条山谷。那里应该人迹罕至,因而没有喧嚣和污浊。那里应该远离红尘,因而只有宁静和圣洁。后来,我为自己解脱,心想这一定是年保玉则的意思。它一定不想让我等凡俗之辈进入它神圣的领地,更不想让我们久久停留,以免满身污垢沾染它的肌肤,侵害它的肌体。每次到年保玉则,走近了,一眼望去,满目圣洁,顿觉自己污浊不堪。即便你洁身自好,守身如玉,面对那 一派晶莹清澈时,你也会自惭形秽。

  毫无疑问,人的确会带来污浊甚至肮脏的东西,即使看似圣洁的行为也会对它造成伤害。我最后一次去年保玉则时,西姆措景区管理人员正在清理湖水中的垃圾。我留意过那些堆在湖岸上的垃圾,它们大多是来这里祭拜圣湖的善男信女向湖中抛撒的祭祀物。这些祭祀物里面大多装有五谷米粮、五行器物以及珠宝碎屑粉末等,皆为人间宝物。以前一般都以专门的陶罐或瓷器来装宝物,故名:宝瓶。装好以后还须请高僧诵经加持,而后埋于特定的地点。有的镇宅辟邪,有的招财祈福,也有为生灵万物的吉祥安宁祈愿的……因为功用不同,所埋藏地点也不一样。而像祭湖用的宝瓶不便埋藏,只好抛于水中,让湖水自己来照看了。因为要抛于水中,想尽量往湖中央抛,所以大多也改用小包裹物了,一般用锦缎或哈达包裹,外面再罩以塑料物,以防进水——那天,我在湖边看到的祭祀物多为此类。

  以前,像年保玉则这般偏远僻静的地方人烟稀少,来祭湖祭山的人也不多,千百年下来,从未清理,湖水依然清澈,也未见有什么污染物在水中。可是,近些年,随着旅游热潮的汹涌,天南地北的男男女女不断向这里涌来,抛入湖水中的祭祀物也越来越多,而且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甚至还有心怀恶念者将包裹着牛粪甚至垃圾的东西也纷纷抛入湖水,使一片片圣洁的湖水不堪其辱其恶。

  藏人相信,无论神山还是圣湖,都有三个世界。常人所看到的只是山水的外层,一个売,是表象,是外世界,宗教、文化以及自然万物都属于外世界的范畴。在常人所看不到的内层,至少还有两个世界,由里而外,一个是密世界,另一个是内世界。密世界里住着神山圣湖的本尊和护法,有一座专门的坛城供他们居住。坛城,亦称“曼陀罗”, 源于印度佛教密宗,为密宗本尊及其眷属居住的道场,修习密法时为防止魔众侵入而建。其外层的内世界里住着众山神,也分别建有坛城。据果洛藏族僧人、 学者扎西桑俄和更嘎仓洋考证, 年保玉则共有9座这样的坛城, 它们总体呈四方形分布于九大湖泊中,无论是从上到下还是从左至右,这9座坛城都分成三座排列,这样无论从哪个方向看, 四周各有三座共八座坛城,那是众山神的居地,是宁玛派所修五世法行和世间三法行的道场。 而中间一座是年保玉则本尊的修习地,在藏人心里,每一座山都有自己的本尊和护法。

  扎西桑俄和更嘎仓洋用了近十年的时间系统梳理这三个世界的脉络,完成了一部堪称巨著的《年保玉则山水文化史册》,并计划用藏、汉、英三种文字同时出版。在我看来,它不仅是一部文化人类学领域的经典作品,更是一部有关自然万物的博物学宝典。我曾用好几个晚上,仔细翻阅这部奇书。虽然目前,汉、英两种文字的翻译还没完成,而我也无法识读藏文字,但我还是被深深地震撼了。出于自己的无知和愚钝,对其中的密世界和内世界的秘密,我不敢妄加评论,但是,对它所呈现在眼前的外部世界,即使不借助文字,我也能感受到它的卓越品质。因为,除了文字,它还有大量的图片,那是更为直观的叙事。其中,有动物图谱500余种,植物1000 多种(还不包括50余种地衣类生物),山峰500多座,湖泊132个,水源地700多处,源泉1200多处……所有这一切都是他们实地考察的部分成果。还有自己绘制的地图60多幅,各类表格和图示数十幅,专此绘制的彩绘唐卡60余幅。仅凭这些数据,你就能想见这是一部怎样厚重的作品。

  他们用这样一部大书讲述了年保玉则的神奇故事,并想用这样的方式来告诫人们,保护生态环境或者大自然最理想的途径是用文化和信仰。在他们看来,并不是所有的自然资源都是让人类来开发的,至少得留有余地,不能消耗殆尽,否则,我们的子孙后代将无法继续生存下去。一条江河是这样,一座山也是这样。他们希望人类守住这样一条底线。比如山峰,并不是天底下的每一座山峰都是用来攀登的,有一些山峰只能仰望,还有一些山峰则是需要祭拜的,至少在果洛是这样,在藏区是这样。年保玉则就是这样一座山峰,它不仅有生命,也有自己的灵魂和尊严。它是果洛藏人袓先的代名词,甚至可以说,它就是袓先。因而对它满怀感恩和敬畏,绝不可以随意践踏,将脚印留在上面。

  也许正是有了这样的山水情怀,从而延续了人与自然的和谐。果洛以及青藏高原的众多山水才得以保全它原初的模样,因而也保全了自己心灵的纯净。即使这样,山河以及自然万物也越来越难以延续昔日的荣光了。一条条柏油或水泥路面正从四面八方向这些山野蜿蜒而来,它无疑为当地民众的生产生活带来了从未有过的便捷,可是它还带来了别的东西。譬如过度的生态压力和过量的生活垃圾,譬如自然资源的过度消耗和对自然环境的严重影响。雪线一点点向天空的方向退却,冰川一点点萎缩消融,草原渐渐失去光泽……这并不是时光的轮回。所有的灾难都不是无端或悄然发生的,仔细听,你会听到它临近的脚步。

  当然,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弱肉强食,原本就是自然万物互为依存和平衡的准则。它既有残酷无情的一面,也有包容和温情的一面。万物之间一直遵循这样一个法则,为了生存,一个物种可以捕食另一个物种,另一个物种又去捕食别的物种。但是,它们绝不会越过一条界线, 做无为的杀戮和伤害。比如鼠兔,因啃噬草根,人类视之为祸害,可是,狼、狐狸、鹰等三十余种其他动物却以捕食鼠兔为生。一旦鼠兔灭绝,如此众多的动物将无以为生。人类无疑是最早越 过这条界线的物种,加之人类善于算计和阴谋,还会使用刀枪武器的缘故,无为的杀戮愈演愈 烈,给万物带来了无尽的灾难,无数的物种因之灭绝。一些像鼠兔一样的物种灭绝之后,所引发 的连锁反应殃及更多的生灵。这才是真正令人忧心的事。如果这是人类心灵的一个伤口,那么,扎西桑俄他们,这些年保玉则的后裔所做的就是试图修复这个伤口一样的事情。因为年保玉则,也因为万物众生,他们不甘同流合污,更不敢懈怠。文明最终应该以文明的方式找到一条 可以自我救赎的路,而不是费尽心机将自己逼上绝路。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当地传统文化对山川万物的这种悲悯情怀显得尤为珍贵。我想,对此我们至少不能轻蔑视之,更不能简单地报以情感排斥和心理拒绝。因为,这样的情怀有助于改善人与大自然的亲缘关系。而况,对任何神圣的事物,都不可以人为亵渎。“当你与大自然是和 谐的,大自然将展现出它的慷慨……永恒穿越时间而闪耀的地方就是神圣的地方”(约瑟夫-坎贝尔《神话皿:西方传统的形成》)。年保玉则就是一个穿越时间而闪耀的地方,因而神圣。坎贝 尔曾在访谈中提到卡尔·荣格在瑞士古斯特纳的家,其大门上方的石头上刻着伊拉斯谟的一句拉丁文铭文:“被召唤或不被召唤,神始终在那里。”而在很多时候,我仿佛真的听到过年保玉则的召唤。也许正是因为它的召唤,我才一次次向它走去。也总有那么些时候,我总会找到一个向它走去的理由。虽然,我记忆中纵横着一列列高峻巍峨的山脉,但是,从未有一座山像年保玉则那样令我魂牵梦绕。

  虽然,我不曾有缘在年保玉则里面的某一条山谷里住过一个晚上,但其周边的一些山谷里还是住过些日子的,东南西北都住过了,甚至可以说住的时间也不算短。如果把白玉寺作为一个起点,按顺时针方向数,久治、阿坝、甘孜、玛可河、班玛、达日、甘德、夏日乎,东南西北,我都住过。如果用一条线把这些点画成一个圆,年保玉则就在它的中心位置。住在这些地方时,一抬头、一回眸,年保玉则总在不经意间会进入你的眼帘。有时候,其实你并没有真的看过,或望见过年保玉则,可是,看与不看,念与不念,它都在那里,从未挪动过,也从未消失过。有时候,甚至离它很远了,一回首,竟发现它还在那里。

  最后一次去年保玉则时,我在久治县白玉寺前的一个小院里又住了四五天。那是扎西桑俄和更嘎仓洋的修习地,在我看来,那也是一座坛城,一座为生灵万物而建的坛城。他们都是僧人,曾一直在寺院修行,造诣深厚。出于对自然万物的慈悲,他们发起成立了一家民间环保组织一年保玉则生态环境保护协会。佛家说,佛法有八万四千个法门。他们认为,保护好生灵万物也是一个重要的法门。所以,他们现在都不住在自己的寺院里,而是住在这个小院里,一心只为大自然的吉祥安宁。

  再次住进这个小院时,我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家里。每天晚上,扎西桑俄、更嘎仓洋、普哇 杰和土巴都会轮流给我讲年保玉则三个世界的故事。而白天,我都会选不同的路线向年保玉则的方向走去,有时候,会走很远,有时候,很近。走远的时候,都由扎西桑俄开车相伴,而近处,我则由着性子自己溜达。但方向从未改变过,都朝向年保玉则,离开和抵达的地方都在年保玉则。当然,你也可以说,我一直在一座山的周围久久盘桓。不仅年保玉则,还有巴颜喀拉、唐古 拉、喜马拉雅和整个青藏高原——总体上讲,青藏高原也是一座山,都是喜马拉雅的山麓。似乎已经很久了,感觉自己一直在这样一片山麓跋涉或者漂泊,视野尽头总有一座白雪皑皑的山峰。有时候,它就在眼前,有时候则在远方,但是,它一直存在,还时时地牵引着我,让我无法忽视它的存在。我之所以不断走向这些山麓,并非为了攀登,更不是为了在那山坡上留下足迹, 而只是为了仰望和凝视,不止用眼睛和头颅,还用身躯和心灵。在我看来,久久地凝望一座高山也是一种修习,它仿佛能提升你灵魂的境界。有那么些时候,你会听到它的心跳,会感觉到它的气息,甚至会感受到一种安妥和抚慰。仿佛你只是大自然的一个载体,原本就承载着它心 灵所有的密码。只要你拂去遮挡在眼前的迷雾和心灵上的尘土,你就能看清自己的内在和万物的慈悲,从而找到自在和安宁。我想,那是一种缘自心灵的沟通和交流。我曾在一篇文字中读到,古印度的那些智者先贤也曾久久地凝望过印度河与恒河源头的这些雪山,并由此受到心 灵莫大的启示,从而滋养了古印度文明的灵魂。想来,一定也出于这样的缘故。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热歌排行
  • 歌曲名称
  • 专辑名称
  • 歌手名字
  • 路人情歌
  • 蓝月谷
  • 万玛三智
  • 向往(藏语)
  • 藏语
  • 泽尔丹
  • 我们好好爱
  • 凤凰传说
  • 成林江措
  • 梦回云南
  • 梦回云南
  • 白玛多吉
  • 天 歌
  • 天 歌
  • 四郎曲珍
  • 回到拉萨
  • 蓝月谷
  • 万玛三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