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查看网站栏目分类
安多文化的摇篮青海湖网设为首页
首页 >> 格萨尔 >> 专题 >> 正文
石头里的《格萨尔》(续)
作者:周爱明 编辑:多旦多杰 时间:2018-3-7 9:48:00 来源:中国西藏 点击数:

 
俄珍卓玛说,如果她的马鞭是木雅活佛做的,她说唱时挥动起来就会发出马的嘶鸣声

  吉样的日子

  我们踏进俄珍卓玛的院子,这次,院子里停放了一辆天蓝色小奥拓,不过,没见它的主人。四朗局长又喊了半天,俄珍卓玛才慢慢踱出来,说,“今天我在闭关。不过,既然你们都来了,就请进来吧!”

  走进她小小的起居室,杨教授立刻惊叫起来,“啊呀呀,今天真是吉祥!太吉祥了!你们看,酥油灯花都开出了两个!”

  俄珍卓玛小小的几案上,画着彩凤的一个磁盘里点着两盏酥油灯,各开出两朵灯花来。油灯上爆出吉祥灯花,我打小就经历过。不过,酥油灯里开出并蒂之花,却是头一次碰见。加上当天早上,杨教授递给我的一个煮鸡蛋里出现了“尼达”,就是藏区常见的月亮和太阳相盛的图案,使得杨教授一再惊呼!

  来的路上,我把自己关于俄珍卓玛报道的设想与杨教授和四朗局长相商,得到他们的支持。杨教授承诺帮我拍摄封面。看过灯花,他立刻与俄珍卓玛商量,又拿出我们的杂志,告诉她将会怎么样换上她的照片,这样,她就会让许多国家的人看到了。俄珍卓玛默想了一会,也许是向格萨尔王祈请?很快满面含笑地答应了,“我穿什么?”在进里间换衣服之前,她吐吐舌头问,不待我们回答,她又打起门帘,请我们也进去,并说,“你们照嘛,想怎么照就怎么照,你们不是要报导么?”


第二次采访俄珍卓玛,她家酥油灯开出双蕊,杨嘉铭先生以为大吉

  杨教授立刻跟进去,随即又返身回来,说,这是佛堂,不能照的。我拍完灯花,心想,藏人家的佛堂,从来只有家人和僧侣进出,既然主人允许,加上自己又周身洁净,还是应该进去瞧瞧。

  俄珍卓玛家的佛堂,到处都挂着格萨尔内容的唐卡,没有见到佛盒,也没有佛像。南边有张窄窄的床,墙上仍然是格萨尔唐卡。一个小小的录音机里,播放着一个男声,不知谁的《格萨尔》说唱。我用眼光特意扫了一圈,没有见到她孙子上次悄悄透露给我的那把刀,“奶奶有把格萨尔王用过的刀子,她从不让我碰的!”这种宝贝自然要好好珍藏,我也不便追问,就老实地从门边的一幅小小的唐卡看起,立刻喊道,“杨老师,都是仲唐呢!”

  杨教授再次进屋,和我一起研究起这些唐卡来。这幅小的,他已经搜集到,但第二和第三幅,他却是见所未见,这两幅都将格萨尔王和他的大将画得栩栩如生不说,每个人物下面还特别注上藏文名字,特别是第三幅,俄珍卓玛解释说,这是她在“人民公社”时期,特意请画师专门为她画的,45年了,整个藏区唯她独有,这更使杨教授心花怒放,大叹不虚此行。

  “这怕是格萨尔王对您多年与他缘分的奖赏吧?”我笑着。

  “哦呀!哦呀!”杨教授欣喜之余,脱口说着自己的母语。

  根敦罗布根将

  俄珍卓玛一件一件地穿着衣服,临到戴上“仲厦”前,向我们吐吐舌头,问:“要不要梳头?”不等我们回答,她已把发辫儿打开,仔细地梳理起来,快编完辫子时,她醮些口水,向发梢上抹去,我一直惊叹她头发的乌黑油亮,对她的这种结“头绳”的方式更是诧异之极。她自自然然地做着这一切,偶尔会羞涩地冲我们一笑。

  梳头毕,她又问:“帽子戴哪个?”问完就戴上了一顶。她也不等我们说话,自动走到院子里,打开另一个小院的栅栏门,司机曲扎给她搬了把椅子,摆到石头大棚前的草地里。我们相随着走进去,里面躺着的那两条狗只是抬眼瞄了瞄主人,又自顾伸展着,继续晒它们的太阳。

  俄珍卓玛再次整理衣物,坐定,右手执马鞭,左手端着一个青色的石头,讲唱起来。

  “这是格萨尔的母亲从龙宫带来的,龙王给他心爱的女儿的一件宝贝,根敦罗布根将(意为‘要什么就给什么的宝贝’)。龙王说,夏天(春天)播的种秋天即将丰收,……神子格萨尔将诞生。”

  “龙王邹纳仁青舍不得把女儿嘎姆嫁到岭国,但是,莲花生大师向上天请求,让千佛的化身格萨尔降生人世。格萨尔要降生,得有生母,嘎姆就被选定为生母,从龙界派到人间,降生在嘎部落。嘎和岭第一次战争的时候,嘎部落的人都跑光了,剩下嘎姆,她往(母牦牛)郭苏止母央拉身上驮了很多东西,准备逃跑时做了俘虏,被带到岭国。

  “为什么是这样呢?

  “格萨尔被派往人界前,向父王母后提出要求,(以下为吟唱)

  要是赐给我:

  父亲是天界的,

  母亲是龙界的,

  战马能听懂人话的,

  我就可以下凡。

  “神子觉如是这样说的。嘎姆的父系是龙王,邹纳仁钦担心公主有受苦,就往那个海里投了许多珍宝,又从天界请来了占卜师东谷尖,他驮了500个骡子的占卜书从夭界下来,用来放占卜书的石头也有,但是我找不到,扔骰子的地方在那里,要不要指给你们看?”

  俄珍卓玛起初闭着眼睛或讲说或吟唱,这时却突然睁开眼睛问。

  “不用了,我们知道。”四朗局长赶紧回道,唯恐她从“仲”里出来。

  俄珍卓玛于是继续闭目说唱:

  “从天界来了占卜师东谷结巴,他驮了500个骡子的占卜书从天界下来,在那个地方扔骰子,大家问什么情况?

  神界的占卜师东谷尖,

  格尔那洁白的佛珠,

  手中有什么结头,

  算了三百六十天,

  今天请你把骰子投下来,

  今天你来给我们解卦吧。

  把结头的绳子系起来,

  给我们预言。

  “结头就是一根线上穿着四五颗珍珠,有四串,就这么摔着卜卦,卦上说,要迎请莲花生大师,莲花生大师也就去了天界。天界的人问:让穷人摆脱痛苦,让恶人得到惩治的话,该怎么办?莲花生大师讲完经,人们把根敦罗布根将等很多金银财宝献给他做供奉,但他不要,他要了龙王的第二个女儿,三姐妹中大姐是阿司赤吉尼崩,老三是亚嘎智丹,老二郭将嘎姆,莲花生大师要了老二。神界很奇怪,这个喇嘛怎么会要一个老婆?这时,岭国也形成了,莲花生让老二郭将嘎姆降生在嘎·东巴将参家里,嘎和岭不和,岭国降服了嘎十八部落。嘎姆成了俘虏,之后有了觉如……”

  俄珍卓玛微微仰着脸,沐浴着近4000米高原上的阳光,恣意地说唱着。她偶尔会睁开眼睛,问我们要不要换一顶帽子?她可是有两顶啦,曲扎转问杨教授,杨教授问我,我说,既然有,不妨换一下。换上,她又继续说起来。有次,她向我招手,让我过去,要与我合影。我赶紧把自己的背包挪到她身旁,挨着她坐下。她摸着我的头发,“啧啧,你有白头发了。”

  “早有了,你看你都没有。你会讲汉语嘛?!”

  “不会,马马虎虎一两句。”她又笑了,“你有小娃娃吗?”

  “只有一个儿子,听说你有4儿4女?”

  这次,她的脸上堆满了笑,深深的皱纹里满是一个母亲的骄傲和荣耀。莲花生大师放弃的根敦罗布根将,多少个世纪之后,却落到她手里,给了她讲“仲”的本事,也给了她满堂的儿女子孙。如今,他们有的做生意,有的当牧民,每天过着传统而宁静的生活。作为母亲,她很满足。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热歌排行
  • 歌曲名称
  • 专辑名称
  • 歌手名字
  • 路人情歌
  • 蓝月谷
  • 万玛三智
  • 向往(藏语)
  • 藏语
  • 泽尔丹
  • 我们好好爱
  • 凤凰传说
  • 成林江措
  • 梦回云南
  • 梦回云南
  • 白玛多吉
  • 天 歌
  • 天 歌
  • 四郎曲珍
  • 回到拉萨
  • 蓝月谷
  • 万玛三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