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查看网站栏目分类
安多文化的摇篮青海湖网设为首页
首页 >> 文学 >> 评论 >> 正文
刚杰•索木东首本诗集《故乡是甘南》将出版
作者:非常道文艺 编辑:多旦多杰 时间:2018-2-6 11:29:00 来源:微信公众平台 点击数:

 

  刚杰·索木东的汉藏对照版诗集《故乡是甘南》(才让公保译)将由四川民族出版社于2018年3月出版发行。

  《故乡是甘南》是刚杰·索木东的第一部诗集,精选了作者自1997年至2016年创作的汉语诗歌近100首(组)。收录的诗歌大部分发表于《诗刊》、《十月》、《星星》、《民族文学》、《飞天》、《西藏文学》、《格桑花》等期刊,部分作品入选各种选本,译成多种文字。

  该集子系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和四川民族出版社联合编选的十卷本双语版《藏族青年优秀诗人作品集》之一。作品集还包括来自甘肃的扎西才让的诗集《当爱情化为星辰》(环更加 译)、嘎代才让的诗集《西藏集》(昂却本 译),来自四川的蓝晓的诗集《冰山在上》(夺吉华 译)、王志国的《微凉》(环更加 译)、唐闯的《归来者的歌》(夺吉华 译),来自青海的德乾恒美的诗集《身体的宫殿》(嘎尔玛泽朗 译),来自西藏的白玛央金的诗集《滴雨的松石》(赤桑华 译)、琼吉的诗集《琼吉的诗歌》(尕藏仁青 译)和来自云南的单增曲措的诗集《格恰》(嘎尔玛泽朗 译)等。

  刚杰·索木东文学作品评论摘要

  张晓琴(女,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博士,博导,西北师大教授):

  刚杰•索木东是西部“70后”诗人的重要代表,故乡甘南高地卓尼赋予他独特的精神品质,长期居住在都市的他不时在两种文化之间游走。他以饱含情感的诗行耕耘着故乡的高山与草原,并在藏传佛教的精神关怀下彰显出的人文主义情怀,对受难的个体和群体都有着温情的关照,并通过诗歌中对时间的客观感知和主观把握,实现“时间之流”中的灵魂叩问。与此同时,索木东以赤子之心书写出一个身居都市的藏族人的乡愁,然而,在现代城市文明和消费理念的冲击之下,作为一个诗人,返乡者索木东到达故乡之后,却无法真正抵达故乡。

  ——摘自《尚未抵达的返乡者——刚杰•索木东论》,《兰州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2期。

  杨光祖(评论家,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评委,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硕导,西北师范大学教授):

  活在这个省会城市,他的心非常孤独,他经常想念他的故乡——甘南,那个草原绵延的美丽地方。“游牧在一座城市/折断了的皮鞭/深深戳痛了/我和这座城市/所有的骄傲”。他怀念他的甘南,“用四季的四种方式怀念”。但如果我们用一种严格的眼光挑剔的看,索木东的诗还有许多缺陷。我们应该明白诗歌只有抒情是远远不够的。我们不是说索木东诗歌里没有这种东西,而是没有完全化成自己的东西,然后表达出来。作为用现代汉语写作的藏族诗人,索木东应该把古典诗歌、藏族民歌作为自己的非常重要的源泉,努力汲取其养料,才能写出真正的现代藏族(汉语)诗歌来。

  ——摘自《一个人与诗》,《西藏文学》2011年第1期。

  卓玛(女,藏族,评论家,博士,硕导,青海民大教授):

  制造短句、动态化叙述以及情绪律动,这三者构成了索木东凸显其“不安感”的诗学表现,显示了他的抒情诗所具有的独特品质。在“离散写作”中蕴含“文化弃儿”心态,由此展开“不安感”的诗学努力,索木东给予当代少数民族诗人的启示是当我们拥有民族身份、异质文化和话语杂糅等这样重要的精神资源时,我们是安于浅薄地歌颂,欢乐和欣喜?还是要守住精神纯粹性那座沙渚,时刻保持生命的锐度和痛觉?这关乎民族作家对自身符号化与否的价值取向,也关乎民族文学将原本复杂的精神和生活多义性地加以呈现的文学取向。

  ——摘自《勇守精神沙渚:刚杰•索木东诗歌的抒情品质》,《兰州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2期。

  严英秀(女,藏族,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小说八骏”,兰州文理学院教授):

  “故乡是甘南”,是刚杰•索木东的创作母题,这使得他的诗歌自然地被划归到了乡愁诗的谱系。乡愁诗一路走来,风情万种,“悲凉之雾,遍被华林”。虽然如今的乡愁,其产生的背景时势已大不同,但古典的传统的影响还是明显地表现在刚杰•索木东的诗歌中:对民族的认同、归依,对故乡的思念、眷恋,对文化的挚爱、追寻。深沉的悲患情怀,强烈的民族意识和鲜明的文化精神,使刚杰•索木东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诗美建构。而惯常的主题在他的诗中因其独特的藏族文化和甘南地理,而显得更加深邃、斑斓,他以他清新流丽的诗篇为源远流长的中国乡愁诗划上了一笔别样的色彩。

  ——摘自《“我只能用一种方式守望甘南”——记刚杰•索木东和他的诗》,《文艺报》2013年5月8日,《文学自由谈》2013年3期。

  周航(评论家,博士,硕导,长江师范学院教授):

  刚杰•索木东诗中的藏族元素包含三个方面:地理层面、人物层面和文化基因层面。在他的第一部诗集《故乡是甘南》里,字里行间几乎一直缭绕着对故乡、民族、母语的无尽乡愁,文化基因的流失,旅居别处的流浪,终将造成漂泊感的与日俱增,尤其是经历了数十年沧桑,遂浓缩为诗人人到中年后的慨叹。在他诗里,准确地说,在他的血液里,同时流淌着冷和热的两股强流,冲刷着他的心灵,也激荡着读者的情感。读他的时,我们眼前浮现的是一个流浪的歌者,一个无乡可归或不能回乡的牧人的深情歌唱,他面向广袤的苍穹、面向无边的草原、面向千年的神示和预言,甚至是面向祖先出发的地方。他希望有人懂他,所以他的歌喉真切而响亮、悠远而流畅、痛彻哀伤而能够抵达诗意的原乡。

  ——摘自《诗意乡愁:血液里同时流淌着冷和热》,《兰州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2期。

  刘大先(评论家,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民族文学研究》杂志编辑部副主任):

  小说作为当代文学中最有影响力的文类,证明了少数民族文学和汉族文学并没有因为民族身份不同而带来想象的差异。它们对于现世人生的观照、对于故土家园的缅怀、对于超越性的追求,都在表明少数民族的生存状态就是任何一名普通中国人的生存状态,他们的所思所想、所期盼所渴望,就是任何一名普通中国人的现实情形。……在纷繁淆乱、生机勃然的生活中,一切都处于变动和发展的过程中。……刚杰•索木东的小说《阿玛周措》,年轻一代藏族青年面对的是失去了温馨回忆的村庄,处于一种既不是过客也不是归人的尴尬处境。小说对藏族文化进行了深刻的反思。

  ——摘自《当下少数民族文学风貌的清晰呈现》,《文艺报》2012年11月13日。

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

热歌排行
  • 歌曲名称
  • 专辑名称
  • 歌手名字
  • 路人情歌
  • 蓝月谷
  • 万玛三智
  • 向往(藏语)
  • 藏语
  • 泽尔丹
  • 我们好好爱
  • 凤凰传说
  • 成林江措
  • 梦回云南
  • 梦回云南
  • 白玛多吉
  • 天 歌
  • 天 歌
  • 四郎曲珍
  • 回到拉萨
  • 蓝月谷
  • 万玛三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