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查看网站栏目分类
安多文化的摇篮青海湖网设为首页
首页 >> 生态 >> 专题 >> 正文
可可西里藏羚羊“保护神”今昔:“生命禁区”再无枪声
作者:张添福 编辑:多旦多杰 时间:2017-8-25 11:39:00 来源:中新网 点击数:

 
资料图:可可西里管理局工作人员堵住青藏公路来往的车辆,保护约有300余只藏羚羊藏羚羊顺利通过青藏公路,开启它们的回迁之路

  中新社青海玉树8月23日电    “杰桑·索南达杰是英雄,我们得继续跟着他。”

  “生命禁区”可可西里成为世界自然遗产后,彭措回想起二十多年前的可可西里“野牦牛队”,感慨万千。

  平均海拔4600米以上的可可西里位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西北部,极端最低气温零下46摄氏度,与中国三江源、羌塘、阿尔金山三个自然保护区接壤。

  可可西里堪称“青藏高原珍稀野生动物基因库”。1994年1月18日,为保护正遭盗猎的旗舰物种藏羚羊,时任玉树州治多县委副书记、治多县西部工作委员会书记杰桑·索南达杰牺牲。

  1995年9月,一支由当地干部和牧民、复员军人、中学毕业生等新组成的60多人反盗猎队伍开进了可可西里,时任治多县西部工委书记扎巴多杰带队。

  “在布格达坂峰,我们遇到了三十多名持小口径步枪的盗猎分子,而我们只有三把枪,十几人,”老队员彭措本是治多县的牧民,他说,双方开枪较量,盗猎者全部被抓获。

  在老队员才仁尼玛的记忆里,有一次盗猎分子的伙食断了,“我们把吃的分给他们,不能把他们饿死。有时候,我们每天只能分到一包方便面,嚼着吃,没淡水,只能喝雪水。一根烟,大家轮着抽上几口”。

  老队员扎多的哥哥是索南达杰的好朋友,他顶着压力加入了“野牦牛队”。“全家人都反对我去。但我一定要去。”扎多说,“每次巡山半个月,能不能出来都是问题。”

  20世纪90年代,可可西里盗猎藏羚羊和盗采沙金情况相当猖獗。“每次巡山,很少空手回来,都会抓些盗猎者,”彭措说,“每次出山,全身是泥。头发没梳过,脸也没洗着。”

  老队员吕长征说,有人称赞这支反盗猎队伍就跟野牦牛一样——别人侵犯其领地,就会受到野牦牛般凶猛的攻击。

  “野牦牛队”就这样被叫响。

  “我们拥有不怕辛苦,不怕牺牲,不怕困难的野牦牛精神。”次成尼玛说。

  “晚上登上山顶,看到车灯,那一定是有人在围猎藏羚羊,”才仁尼玛说,“天亮了,沿着车辙印,一准能找到他们。”

  1996年,可可西里被列为青海省级自然保护区,第二年晋升为国家级。2000年,一部分“野牦牛队”队员加入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据管理局局长布周介绍,自2006年以来,可可西里再未听到过盗猎者的枪声,藏羚羊从20世纪90年代的不足2万只恢复到6万余只。

  如今,可可西里成了名副其实的“动物王国”,在东边的青藏公路沿线看到藏羚羊、藏野驴、野牦牛嬉戏的场景,已不是稀罕事。可可西里成为中国面积最大、全球海拔最高的世界自然遗产,填补了“地球第三极”青藏高原没有该项目的空白。

  可可西里主线巡山队和各保护站的巡线队伍,仍活跃于此。从县级保护到省级、国家级再到世界自然遗产,渐生白发的吕长征说:“我们在可可西里的任务完成了。”

  布周说,未来可可西里将以更严格的标准保护遗产地,并编制相关规划,加快遗产地跨区域协作,完善监测体系。

  “这里的志愿(保护)者举世闻名,我们想记录他们。”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张铎幸和同学们8月初抵达可可西里,他们想拍一部纪录片,做一次野生动物调查,并设计一份生态保护手册。


热歌排行
  • 歌曲名称
  • 专辑名称
  • 歌手名字
  • 路人情歌
  • 蓝月谷
  • 万玛三智
  • 向往(藏语)
  • 藏语
  • 泽尔丹
  • 我们好好爱
  • 凤凰传说
  • 成林江措
  • 梦回云南
  • 梦回云南
  • 白玛多吉
  • 天 歌
  • 天 歌
  • 四郎曲珍
  • 回到拉萨
  • 蓝月谷
  • 万玛三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