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查看网站栏目分类
安多文化的摇篮青海湖网设为首页
首页 >> 格萨尔 >> 专家学者 >> 正文
画不完的《格萨尔》艺人——阿吾尕洛
作者:李皓 编辑:多旦多杰 时间:2017-8-24 17:31:00 来源:人民网 点击数:

  阿吾尕洛被誉为“画不完的《格萨尔》艺人”,2013年不幸病故,这是格萨尔学界的一大损失。由于故人已去,对他的采访只能通过侧面来完成。青年作家李皓具有丰富的新闻从业经验,加上他较高的文学写作能力,通过对曾经在阿吾尕洛身边工作和生活的相关人物、有关专业人士的采访,以“情景再现”的方式,复原了阿吾尕洛从一个懵懂的孩童闯入“格萨尔”绘塑世界,到成为一代“格萨尔”绘画大师的曲折经历,其中对一些细节的复原,不乏色彩与光泽,形象动人。作者还通过深入阿吾尕洛生前生活场景体验的方式,感悟他的生活与创作,更为文章增添了一种来自心灵的透析与深度。

——措吉多杰 龙仁青

  这是一次对信仰诗意的表达。六十多年前的一天,甘德某地。一个男孩趴在一块粗糙的青石板上,小心地描画着信仰世界中的神灵。那是一个骑在枣红马上的英雄,他威风凛凛,大气凛然。那个男孩用纯净的心灵和稚嫩的笔触,表达着对这位神灵的敬畏。在他身边,格萨尔王的形象比比皆是。墙壁,地板,门框……甚至每一张破旧的纸片。男孩显然对这位神灵的形象驾轻就熟,他希望用自己的笔为这位神灵平添更多的内容,比如,让他的目光中更多一些世俗的温情;比如说,让他的形象更多一些父兄般的亲切。一个幼年失怙的孤独男孩,用这样的方式,弥补着生活中的缺失。事实上,在此后六十年的漫长时光中,这样的追求始终没变,男孩笔下的格萨尔王,因为拉近了信仰世界与现实的距离而让人倍感亲切。

  男孩不懈地画着。想象中他画画时应该是这样一幅情景。冬日的午后,或者夏日的黄昏,因为长时间捏着那杆自己用木棍削制的蘸水笔,他的手指麻木得无法伸张;他的目光长时间地盯着画面,乌黑的眼珠一动不动;甚至他的小嘴也是微微地张着,脸离那块青石板越来越近……六十多年后,当我独自一人伫立在他那间小小的画室,凝望着画案前那张巨幅画像时,内心充满了无限的感动,我知道,是那个男孩的坚韧与执著打动了我。童年,是他艺术之旅启程的地方,那段珍贵的光阴中珍藏着他用一生践行的对艺术的忠贞和对信仰的虔诚。

  一

  那时,男孩的舅舅去拉萨朝圣已经整整一年了。那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活佛。据说,这位圆寂已久的活佛,不仅是一位优秀的画家,更是一位精通天文、历算和藏医、藏药的学者。他试图将一肚子的学问传授给男孩,他对这个男孩的要求极其严格。这是一个苦命的孩子。男孩出生不久,他的父亲便去世了,不久后母亲也改嫁了,活佛舅舅成了他唯一的生命依靠。

  那年男孩7岁。活佛舅舅决定去拉萨朝圣,这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旅行。朝圣的路途实在是太遥远了,即便是身为活佛,舅舅也不可能给男孩太多的眷顾。活佛舅舅决定将男孩独自留在家中。那天晚上,活佛舅舅为男孩打开了自己的藏书室。陈旧的木门吱呀作响,男孩的面孔被堆满四壁被黄缎子严密包裹的经书照亮,他意识到在自己眼前徐徐打开的是一扇通往另一个神秘世界的门扉,从此后他的生命将会因为濡染到这个世界的光辉而变得与众不同。

  活佛舅舅告诉男孩,在他朝圣的一年中,男孩必须读完满满一架子的书,这些书,包括藏医、地理、历史……这是活佛舅舅布置给这个男孩的“家庭作业”。

  舅舅走后,男孩沉浸在书籍带给他的愉悦中。阅读,对于生活在那个年代的大多数藏族孩子来说,是一件奢侈的事,男孩知道这个机会来之不易,对于这个机会,他倍感珍惜。

  一包包被黄缎子包裹的经书被小心翼翼地打开,奇妙的文字,让男孩的胸中汹涌起大海一般的潮汐,以至于每读完一段经文中充满神性的文字,男孩就不得不让自己的目光穿过窗棂,在草原深处的大山的剪影上停留片刻。那是一个浩瀚的海洋,男孩觉得自己即将被这片海洋淹没。渐渐地,男孩对活佛舅舅众多藏书中有关格萨尔王的故事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多少个白天和黑夜,他沉浸在那些充满了传奇色彩的故事中难以自拔,就像是有一柄火把,瞬间照亮了他灵魂中的某个角落,男孩觉得自己刹那间变得空灵起来。

  这是一位穿越了诸多梦境抵达俗世的神灵,在现实与传说的交织中,这位神灵演化成了生活在雪域高原的百姓们的精神寄托和情感诉求。格萨尔王,雪域百姓的精神图腾。在浩茫苍凉的果洛草原上,在阿尼玛卿神山两侧,在黄河之源,有关格萨尔王的神迹比比皆是,有关格萨尔王的传说,像河水一样在信众的心头汩汩流淌。这是男孩的生活场,这也是男孩的精神世界。

  时光仿佛在这片土地上停滞了。今天,当我为了探寻这位伟大画师的心灵世界,在这片充满了神性的高地上游走时,我依然那么强烈地感受到了格萨尔这位伟大的神灵赋予这片土地以及这片土地上生命的恩泽和滋养。这对于我来说无疑是一种启示,我能听到脉管之中从未有过的搏动,就像是大地深处的鼓槌,擂响了我的心音,世界上所有的沉重,由此变得轻盈起来。

  你也曾有过这样的感受吗?

  最初的时候,男孩仅仅只能依据书中的描述并掺杂着自己的想象,用简陋的画具,勾勒出格萨尔王的形象。这是一个孩子纯净的心灵对格萨尔最简单的认知。可渐渐地,对于那个男孩来说,这样的描画显然并不能满足他对另一个世界的神往。那段日子,他是焦灼的,他开始借鉴壁画和唐卡上的内容,修正自己画作中的不足,他开始用对一些艺人的拜访,去填补画作中细节的缺失。他并不知道,他所做的,其实就是一种田野调查,这样的调查,让他迅速完成了一种积累。一种来自民间的力量,为男孩的画作,注入了一种近乎神性的光泽。格萨尔王,这个在信仰与世俗世界中并存的神灵的形象,在一个孩子的笔下,渐渐生动和丰满了起来。

  这是男孩的艺术尝试,他用他的天赋,让油彩在指尖流淌成河,他用他的聪颖,为自己选择了一项守望终生的职业。

  那个春天的午后,一束阳光透过窗棂,打在那张小小的画案上,画案上的老花镜,暗示着在时光流转中,一个伟大生命经历的沧桑;笔筒中的画笔上的油彩依旧鲜亮如初,似乎暗示着一个艺术家经历的所有幸运与不幸的根源。阿吾尕洛,阿吾尕洛,我默默地呼唤着这个伟大的名字,心头浮现的是上师一般慈祥的面容。  

  二

  不久后,活佛舅舅远游归来,打开藏书室的刹那,他发现几乎每一本书都有被翻动的痕迹,而对于自己那些近乎刁钻的问题,那个名叫阿吾尕洛的外甥,总能对答如流,这让活佛舅舅深感欣慰。更令他感到惊讶的是阿吾尕洛画在墙壁、地板、石头上的那些略显稚嫩的画作,作为艺术家,他敏锐地感知到了外甥的绘画天赋。栩栩如生的造型,艳丽的色彩以及深藏在这些造型和色彩之中的灵性和激情,让这位深谋远虑的智者有了更为长远的打算,他迅速为阿吾尕洛延请了甘德地区非常著名的一位画师,让阿吾尕洛接受正规的美术训练。

  这无疑是一种幸运。我在想,那恐怕是阿吾尕洛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吧,在色彩与造型的交响中,男孩的心头流畅着的是欢快的心曲。

  三

  可是命运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充满了诡异和多变,对于像阿吾尕洛这样一位早熟的艺术家来说也不例外。一场变故,改变了阿吾尕洛的命运轨迹。相依为命的舅舅圆寂了,埋首书斋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小小的少年开始了流浪。

  照片上的阿吾尕洛清瘦慈祥,镜片后的目光流露出一种动人心弦的悲悯,这是一种被岁月锤炼和沉淀后的心灵之光,一旦你被这样的目光所包裹,你定然会收敛起所有的轻狂,让自己的内心充满了忏悔。那个午后,在大师的画室中,我与照片上的艺术家长久对视,我希冀着冥冥之中,他能给我带来些许启示,这样的启示能引领我穿越时光的重帷,在那个流浪少年的羸弱肩膀和蹒跚步履中,捕捉到身处命运低谷中的一个伟大灵魂遭遇磨难时内心深处所有的悸动。可是没有,他的目光始终是平静的,像是一种开示,你或许只有在经历了同样的因果,并最终抵达了命中注定的那个境界后,才能感受到这目光中的睿智、悲悯以及所有的一切,对于我,显然还不是时候。

  果洛州雪域大吉利众藏医药学校校长泽珍达日结是阿吾尕洛的入室弟子,晚年的阿吾尕洛大部分时间与泽珍达日结生活在一起,半师半友的关系,使得泽珍达日结成为了阿吾尕洛生命历程最忠实的见证者。事实上,半个多世纪前,正是与泽珍达日结家族的结识,阿吾尕洛才结束了漫长的流浪生涯,并最终笃定了对精神家园的坚守。

  甘德县江千乡是泽珍达日结的故乡,半个世纪前的那个冬天,江千乡风雪交集,那是一年中最难熬的季节。空旷的草原上少有行人,可是泽珍达日结外婆家的狗,却偏偏在村头咬伤了一个衣衫褴褛的独行者。那是一个介乎于童年和少年之间的孩子。孩子眉清目秀,眼眸清澈如水。伤势不重,但是那样的天气显然不适于远行,泽珍达日结善良的外婆认为,是上天在这样的季节将这个无辜的生命托付给了自己。老人决定收留这个孩子,并为他悉心疗伤。那个孩子便是阿吾尕洛。

  阿吾尕洛悲惨的身世,让泽珍达日结的外婆唏嘘不已,阿吾尕洛身上流露出的艺术天赋和过人的才华更是征服了村里所有的人。“那就住下来吧。”泽珍达日结的外婆说。就这样,阿吾尕洛终于在江千乡有了一个家。那一年阿吾尕洛13岁。那是一个性格恬静且浑身洋溢着浓郁的艺术气质的孩子。他会吹笛,他的笛音有着百灵鸟鸣叫般的清脆和婉转;他会舞蹈,他的舞姿充满了草原雄鹰般的矫健和粗犷,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还精通医术和绘画,他甚至还无师自通地学会了算盘,于是,这个深受村民喜爱的孩子,在15岁那年便成为了大队的会计。

  15岁,花样的年华。这样的年纪的少年所该有的一切,并没有因为特殊的经历而在阿吾尕洛的身上稍有褪色。账簿上枯燥的数字掩盖不了阿吾尕洛的才情,繁重的劳动,也没有让这个刚刚长大的年轻人放弃对艺术的追求,在那些生活刚刚稳定却依旧艰难的岁月里,阿吾尕洛拿起画笔,用艺术妆点自己的生活。

  在泽珍达日结的记忆里,每年藏历新年,阿吾尕洛总会用粗糙的白纸糊成灯笼,并在灯笼上画上花鸟虫鱼以及仙女的形象。要知道仙女在那个年代可是被视为禁忌的题材。

  有一年,甘德县接到上级通知,要在草原上开垦农田种庄稼。世世代代以放牧为生的人们从来没有种过庄稼,他们凭着想象开始在田间地头耕耘播种。他们的想象力显然是贫乏的,劳作时笨拙而滑稽的动作,时常惹得围观者哄堂大笑。

  “我们村里有一个从四川嫁过来的媳妇,她曾经种过庄稼,村民们便向她请教。那个媳妇来到庄稼地里,教大家往地里撒种子,她的动作美极了,就像是跳舞一样。”泽珍达日结说。

  生活中少有的新奇,激发了阿吾尕洛的艺术灵感。当天晚上,阿吾尕洛便将这个媳妇教大家播种的情节画在了纸上。那可是一双画惯了神灵、仙女和珍禽异兽的手,那可是一双试图以颜料、线条为媒介与神灵的世界对话的眼睛,可就是这样的手,开始抚摸起田野的厚重,可就是这样的眼睛开始打量人间的悲欢。阿吾尕洛这就是你艺术的宿命吗?

  果洛州群众艺术馆馆长才让先生告诉我,阿吾尕洛几乎所有与格萨尔王有关的绘画作品,都充满了一种浓郁的世俗情怀,这样的艺术特色是他与别的画师最大的区别。

  在梳理阿吾尕洛的艺术历程,探寻阿吾尕洛的艺术成就时,我猜想,或许正是他少年时代独特的经历以及他对民间生活的深厚感情和深情注入,才塑就了他与众不同的画风,可是今天,一切都已随着阿吾尕洛的离去而永久成谜。

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

热歌排行
  • 歌曲名称
  • 专辑名称
  • 歌手名字
  • 路人情歌
  • 蓝月谷
  • 万玛三智
  • 向往(藏语)
  • 藏语
  • 泽尔丹
  • 我们好好爱
  • 凤凰传说
  • 成林江措
  • 梦回云南
  • 梦回云南
  • 白玛多吉
  • 天 歌
  • 天 歌
  • 四郎曲珍
  • 回到拉萨
  • 蓝月谷
  • 万玛三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