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查看网站栏目分类
安多文化的摇篮青海湖网设为首页
首页 >> 民俗 >> 民俗专题 >> 正文
直贡噶举派-金刚之舞
作者:中国西藏杂志社 编辑:多旦多杰 时间:2017-7-5 15:45:00 来源:五彩藏区 点击数:

 
扎日亲穷青波,意为扎日神山大救主,西藏著名圣山扎日神山的守护神,此为男神王,还有王妃

  拉萨东北大约一百公里处,有一条非常有名的直贡峡谷。它在西藏地方政治史和宗教史上曾经具有非常辉煌的地位,它是沟通藏北草原与拉萨平原的黄金古道,它是藏传佛教直贡噶举派的根据地。

  这段历史要追溯到800年前。

  公元1179年,出生在四川邓柯的年轻僧人仁青贝,从山南丹萨替寺来到这里。他在崖峰峭壁间扩建直贡替寺,广招门徒,宏扬教法,导修显密两功,一时名声大噪,仰慕者纷至沓来。他提倡信徒僧侣朝拜冈底斯、拉齐岗日和扎日三大神山,追随者竟达5万人之多。这样又使他的教法远播于整个藏区以及喜马拉雅山南北,形成了藏传佛教史上久盛不衰的直贡噶举派。仁青贝便是这个教派无可争议的开山祖师。

  到了元代,西藏分封为十三万户。直贡是十三万户之一,位列前藏之首。其万户长又由大元皇帝颁赐宣慰使头衔,声势和地位一度直逼统治全藏的萨迦王朝。明代直贡法主被中央王朝封为阐教王,经常派遣庞大的使团到朝廷进贡土产方物,当然也带回来更为丰厚的皇帝赏赐。

  直贡噶举全盛时期,属寺遍布青海、四川,甚至阿里、拉达克等处。仅在直贡峡谷,就有按藏文字母排列的三十座寺庙,其中以孝绒河上游的直贡替寺、中游的亚日岗寺和下游的扎雪寺最有代表性,习惯称为“替、岗、扎”三大道场。


贡布大黑天

  上世纪60年代之前,两位活佛常年在孝绒河与拉萨河交汇处的中雪寺比邻而居,并且按季节巡行于孝绒河谷的各大寺庙,主持显密法会和各种宗教节日活动。他们每次联袂出行都有大批高僧执事跟随,彩幡伞盖飘摇于云天,骏马驰骋于林谷,沿途僧俗百姓,纷设郊灶迎送,螺号长鸣,烟云缭绕,气势威严,场面壮观。

  藏历二月,两位活佛驻锡扎雪寺,主持该寺二月二十八、二十九两日的法会;三月沿孝绒河北上到直贡替,主持三月二十八和二十九两日的“替色倒”宗教活动;四月到亚日岗寺,这里有一年一度的噶结节,每隔6年还要举行一次噶珠节。届时,成千上万信徒香客,涌到寺庙接受直贡活佛“抛哇青波”大灌顶。据说这是直贡噶举派的独家传承,能使所有听经者获得无上加持力,死后灵魂由头顶出窍进入极乐世界或投生三善趣。这种节日具有特别大的吸引力,参加噶结节和噶珠节的人往往多达数万。人们称之为“彭解”,意为十万人发出的声响轰动天地。人们到这里来还有一个愿望,就是观看喇嘛们表演饮誉西藏的直贡金刚神舞。

  过去我听直贡寺奴巴·贡觉丹增活佛、格贵(执法僧)贡交益西、涅巴(管理员)顿珠,还有亚日岗寺已故活佛彭冲朱古·丹达作过介绍,后来又看过直贡替寺僧人表演的全过程,总算对直贡金刚神舞有了一点了解。

  金刚舞表面上是喇嘛们装扮成各种神佛的舞蹈,其实它是一种严格的密宗仪轨。甘丹寺波米·强巴洛珠活佛说:藏传佛教金刚舞属于密宗仪轨之一,古代只在密宗殿内进行,后来出现于僧俗大众的场合,再现本尊护法真容,使众生皈依佛法之心愈诚。甘肃拉卜楞寺贡唐仓·丹贝旺旭活佛说:驱邪除障、宏扬教法,是金刚法舞的宗旨。直贡替寺奴巴·贡觉丹增活佛说:人死之后的四十九天内,称为中阴期,他的灵魂将遇到一百个神祗检验,其中静神四十二个,威猛神五十八个。金刚舞再现静猛百神形状,规劝人诸恶莫做,弃恶扬善,死后投生于三善趣。

  直贡噶举派金刚舞分本尊神舞和护法神舞两个部分。一般头一天跳本尊神舞,第二天跳护法神舞。彭冲朱古·丹达活佛告诉过我,亚日岗神舞中称为“噶结”的八位本尊神,不是噶举派的本尊,而是宁玛派的本尊。他说,直贡噶举派第十七代法主仁青平措,非常注重修习宁玛派教法,成为宁玛派的大持咒师。他是亚日岗寺的始建者。第二十二代法主扎西平措,专修宁玛派教法。这些历史渊源,为我们了解直贡噶举派神舞中的宁玛派成份提供了线索。

  金刚舞虽然只跳两天,宗教活动却在若干天前就开始了。亚日岗寺的喇嘛藏历二月二十七日开始,集中在神殿念一种名叫“札”的咒经,日夜不停地念,只能轮换着休息。边诵念经咒,边用糌粑、麦草、木条制作一人多高的巨型“朵玛”,这是象征本尊神和护法神降魔除障的供品,僧人持续不断地诵念经咒和密法手印,以增添其克敌制胜的威猛力量。每架“朵玛”的形象、颜色、巨细,与它们象征的本尊或护法神是相适应的。


离青哈拉象鼻神

  亚日岗寺的本尊神舞,以宁玛派称为“噶结”的八位本尊为主神,所以又称为噶结神舞。据该寺彭冲朱古·丹达介绍,噶结本尊神舞出场次序是:

  第一段:阿扎纳舞(二人表演)

  第二段:鼓舞(三十二人表演,其间将“朵玛”置于三角架上供于舞场)

  第三段:四门神舞(四人表演,推出象征邪恶的“棱迦”)

  第四段:鹿舞和牛舞(扮演鹿和牛各二人出场)

  第五段:八本尊神舞(八本尊神、八明妃旋舞)

  第六段:八黑帽咒师舞(八人表演)

  第七段:折羌舞(全体演员出场)

  第八段:砍杀“棱迦”舞

  第九段:龙乃措姆舞(众神如被狂风吹卷般地盘旋过场)

  第十段:朵加(焚化“朵玛”的仪轨)

  对其中几个部分,笔者想作进一步的描述。

  先讲八本尊舞,即“噶结”舞。出场的是八位本尊和他们的明妃,强白古即朗巴朗则(文殊身即毗卢遮那佛)、白玛松即那哇塔牙(莲花语即阿弥陀佛)、央达托即明久多吉(真实意即不动佛)、西交云旦即仁青郡勒(甘露功德即宝生佛)、普巴赤列即顿月珠巴(橛事业即不空成就佛),以上五位本尊称为出世五部,也是释迦牟尼五智的化身。另外三位本尊是德杰希瓦、玛姆普顿、仁增鲁本,他们是世间神,与前五者合称“噶结”,即八大本尊或八大法门。

  在神舞场上出现的强白古,是一位三头六臂的白色神,拥白色明妃;白玛松是红色的,三头六臂,拥红色明妃;央达托是青色的,三头六臂,拥青色明妃;西交云旦为南方佛,尚黄,三头六臂,着人皮、象皮衣、虎皮裙,拥两位明妃;普巴赤列,尚绿,三头六臂,拥一明妃。其余三位神祗,据彭冲朱古·丹达活佛描述,在神舞中似乎变成了宁玛派的三位护法,第一位是凶猛的玛姆,这是一尊红色女神,额前只有一眼,口里只有一牙,胸前只有一乳;第二位是煞强久〈汉语译成罗睺罗〉,九头,六手,身上长满眼睛,头上盘着八蛇,手舞黑色毒蛇绳套;第三位是唐青多吉勒保,意为具誓善金刚。他们都是莲花生大师在西藏降伏并令其立誓护法的神祗。

  直贡峡谷并不总是梵铃轻奏和佛号萦回,历史上它遭遇过许多次杀声震天、尸横雪野的争斗和战乱。13世纪末期,萨迦本钦阿迦伦率蒙藏联军攻入直贡峡谷,焚烧直贡替大经堂,摧毁十八尊巨佛和七座多门塔,据说杀死直贡派僧侣和属民一万多人。这场称为“林洛”的战乱,在两个教派间造成了无法化解的仇恨。直贡噶举各大寺庙每年的法会上,都要焚化一个巨型“朵玛”(施食),称为“直萨朵”,意为直贡与萨迦的抗争。据说这是向萨迦寺施放猛咒。

  30多年前,我便到过这里。那时不通汽车,我常常独自骑马倘佯于当地灵山丽水之间,尽情感受古朴的民风民俗,听老人讲历史和宗教掌故。中雪村有位名叫次多吉的老者,给我详细讲述过直贡噶举的传承,以及当地寺院的宗教活动。老人告诉我,大约在五世达赖喇嘛掌管西藏地方政教时期,直贡噶举传承由家族世袭制改为活佛转世制。活佛分为“切仓”和“琼仓”两大支系,当今切仓活佛名叫赤列伦珠,出身于拉萨最有名的察绒贵族,琼仓活佛名叫贡觉丹增,是山南拉加里王的后代。


猛神白哈尔王

  再说制服“棱迦”舞。“棱迦”是用豌豆糌粑制成、身系镣铐的男女形体,体内灌注牛羊血,形象极为丑恶可憎,他们是教敌和自身魔障的化身。“棱迦”又称“扎结”,扎即有形之敌;结即无形之敌。亚日岗寺的“棱迦”装在木盘内由四门神带上,他们是:持魂铃的狼头神、持铁钩的鹰鹫神、拿命索的乌鸦神、握镣铐的虎头神。两位鹿头神持长矛,两位牛头神持长刀,他们被认为是阎王八使者的化身,负责看护“棱迦”。最后砍杀“棱迦”的是八位黑帽咒师,据说他们具有除魔灭障的咒术,能召来天上人间诸位猛神降临。他们对“棱迦”用刀砍,用橛子戳、斧头劈、麻药麻等八种方式处置。这就是“解脱”、“超度”,使其有罪的灵魂升入极乐天堂。第三是焚化“朵玛”。正如前面所述,“朵玛”是具有无比降魔除障威力的施食,经过长达一个多月的供养和诵经念咒,得到被称为“噶结”的宁玛派八位本尊神的威光加持,这尊“朵玛”可以称为“噶结朵玛”。神舞结束时,将“棱迦”放置于装“朵玛”的大铜盘内,喇嘛们抬着“朵玛”,神舞表演者紧紧跟随,在一个最为吉祥佳胜处,“朵玛”被搁置在麦草堆成的屋子里,由“羌本”(金刚神舞之头领)念咒作法,众僧撒油点火加以焚化。直贡人罗结先生告诉我,由于“林洛”战乱,直贡派和萨迦派结怨很深,这种焚化“朵玛”的猛法往往针对萨迦寺进行,称为“梯萨朵”,意为直贡替与萨迦寺抗争之举。当直贡替焚化“朵玛”之时,萨迦寺将有一个总管受到伤害;而萨迦寺焚化“朵玛”之时,直贡替的巨型铜锅也会突然倒扣。不过这些都是历史故事了。

  第二天跳护法神舞,这在亚日岗寺和直贡替寺都相同。直贡噶举派的主要护法神是贡布和阿吉曲珍,因此又称为贡布、阿吉男女护法神舞。这场舞蹈我亲眼看过,又经张鹰、贡觉益西、顿珠和直贡替寺还俗僧人贡觉佩结的指点,条理似乎比较明晰。护法神舞的出场次序是:

  第一段:怙主贡布和眷属舞(15人表演)

  第二段:阿吉曲珍和眷属舞(12人表演)

  第三段:四护卫神舞

  第四段:财神朗色舞

  第五段:四地方神舞

  第六段:白梵天王舞

  第七段:念青唐古拉山神舞

  第八段:扎日神山辛紧青波神舞

  第九段:白哈尔和孜玛热大护法神舞

  第十段:大头娃娃舞

  第十一段:诸神群舞

  这里也要作一些解说。

  先说估主贡布及其眷属。贡布一般译为大黑天,是藏传佛教中最主要的护法神,有十个贡布,护卫着金刚持坛城的上下左右和四面八方。但各教派、各寺庙尊奉的贡布又有不同,直贡噶举神舞中出场的贡布恰西,即四臂怙主。据奴巴· 贡觉丹增活佛说,这就是大黑天玛哈噶纳。他全身蓝黑,系虎皮围裙,一手持砍刀,一手持装满鲜血的颅骨,作忿怒状。他的两位明妃,蓝黑色的明妃叫耳噶扎底,右手持砍刀,左手持弓箭;暗红色的明妃为玛波札米玛。两位眷属随其左右,一位叫贡布玛宁,黑色,明妃是蓝色的势玛底;另一位叫贡布柄,紫红色,有两个明妃相伴,手持旃檀木杖,这是一位威力很大的护法神祗。此外,还有乌鸦头护法神和狮面护法神,都是四臂怙主的侍神。

  接着出场的阿吉曲珍,也是这场法舞的主神。关于这位女神,彭冲朱古· 丹达活佛和贡觉佩结都给我讲过这么一个故事:传说很久很久以前,直贡孝绒河边有对年老的农家夫妇,生下一个美丽的女儿,名叫阿吉曲珍。她随着商队流落到康区邓柯地方,遇到居热家族一个老头,名叫阿米· 次诚嘉措。阿吉曲珍对他说,让我们结合吧! 阿米· 次诚嘉措说,我老了,而且穷,就算我能让你生孩子,也没有钱财举行洗礼仪式。阿吉曲珍说,没有关系,到时候我会有办法的。他们结合后,阿吉曲珍替他生了四个儿子:老大朗噶旺秋、老二白噶旺秋、老三索朗贝、老四拥中嘉措。阿吉拿出一个非常神奇的头盖骨,里边要什么有什么,他们给孩子办了非常体面的洗礼。有一天,阿吉曲珍对丈夫阿米说,我的事情做完了,快要离开人世了,让我们的儿子们修习佛法,我会做护法神保佑他们和他们的后代的。说完,进入一个叫“普巴顶仁”的深洞里不见了。阿米让三个儿子出家,只留下次子白噶旺秋传宗接代。白噶也生了四个儿子:老大噶东曲西,老二堪巴达玛,老三贡觉仁钦,老四乃交多吉。直贡噶举派开山祖师仁青贝,便是乃交多吉的儿子、阿吉曲珍的重孙子。从此阿吉曲珍被奉为直贡噶举派的护法大神,在该派寺庙护法神殿和金刚舞中占有无可争议的显著地位。

  阿吉曲珍被普遍认为是班丹拉姆(吉祥天女)的一个化身,她的眷属与班丹拉姆几乎完全一致。在直贡噶举派金刚神舞中,阿吉曲珍的形象美丽而善良,她一手持珍宝,一手持铜镜,动作优美,舞步舒缓。伴随她舞蹈的有白色的益西康珠、黄色的杰贝康珠、红色的旺杰康珠和蓝色的唐孜康珠,四位女神分别司息、增、怀、伏四业。还有春夏秋冬四季女王和扎西次仁玛、婷吉叶桑玛、米雍洛桑玛、次巴仲桑玛、德噶朝桑玛五长寿女神等等。这是非常盛大的女神群舞,也是直贡噶举派僧俗信徒最为敬信的神祗。

  四护卫神藏语简称“嘎松西”。它们是煞强久、玛姆(魔女)、唐青多吉勒保(善金刚)和哈拉,合称直贡噶举派四护卫。前三位是宁玛派的护法神,前面已介绍。哈拉又称离青哈拉,他是长着大象鼻子样的善良之神。


众神之舞

直贡嘎举派特有的地方神祗,从前往后依次为帕拉、索拉、曲平、米姆

  在这场金刚神舞中,四位地方神特别引人注目。它们是直贡噶举派特有的神祗,据说都是由祖师仁青贝亲自调伏并且命令其担任护法的神祗。帕拉是一位山神,依附在孝绒河发源地墨地卡雪山之中,他是一位白色的男神;索拉是一位赞神,通体红色,额头长有犄角,依附在直贡替寺庙附近红色山崖上,他是仁青贝修禅时的护法神;曲平是一位美丽的龙女,蓝色,栖息在寺前的湖沼深处;米姆是直贡替寺后山深处德中峡谷的保护女神。念青唐拉是西藏最有名的山神,过去只听到有关他的种种神话传说,没想到在神舞场上也能看到他的形象。

  念青唐拉是一位蓝色的神(民间传说他穿白袍戴毡帽),右手持宝盆,左手持弓箭,证明他非常勇敢和富有。

  最后,还值得特别介绍的是,两位扎日辛紧青波,也就是西藏著名圣地扎日神山的守护大神,也可以译成扎日神山大救主。神王叫贡噶雄罗,通体蓝黑,右手持矛,左手拿弓。王妃叫索朗日玛,通体红色,右手持矛,左手持人心。他们的形象非常威猛恐怖,据云是狮子的形象,我看具有某些狼形。正如前面所述,直贡噶举派的创始人仁青贝倡导弟子和信徒转西藏三大圣山,从他开始直贡噶举派法主都有组织转山、朝山的传统,规模宏大,名声远播。当然这些圣山神主与直贡噶举派有着非同一般的渊源,扎日辛紧青波出现在神舞当中也是很自然的。


热歌排行
  • 歌曲名称
  • 专辑名称
  • 歌手名字
  • 路人情歌
  • 蓝月谷
  • 万玛三智
  • 向往(藏语)
  • 藏语
  • 泽尔丹
  • 我们好好爱
  • 凤凰传说
  • 成林江措
  • 梦回云南
  • 梦回云南
  • 白玛多吉
  • 天 歌
  • 天 歌
  • 四郎曲珍
  • 回到拉萨
  • 蓝月谷
  • 万玛三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