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查看网站栏目分类
安多文化的摇篮青海湖网设为首页
首页 >> 民俗 >> 民俗专题 >> 正文
一枚藏印,一段历史,详细介绍藏族古印章
作者:古玩鑫微信平台 编辑:多旦多杰 时间:2017-5-8 16:40:00 来源:微信公众号 点击数:

 

  藏族治印艺术不仅历史悠久、渊源流长,而且博大精深,表现的内涵极为丰富,用途十分广泛,它使用于政治、宗教、经济、文化、军事、对外交往等方方面面。最迟至甘丹颇章时期,藏族治印艺术在民间世俗社会中使用已相当普及,如买卖契约、支差还债,签订盟约合同,社会交往、文书往来,喜庆哀伤活动等,莫不以治印为相互信赖之凭证。 藏族社会自有治印历史以来,上层统治阶级就有对下属各首领、要员、部属、所任职位、学位,颁发赐封相应治印的规范制度习俗。其封赐还分有乞印、颁印、启印(即用印或钤印)、封印、撤印及换印等成套规定。 藏族治印艺术经历古老而漫长的发展历程,并在社会上有着有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吐蕃王朝时期

  藏族金石治印艺术在吐蕃王朝建立初期,随着文字的规范律定已广泛使用于王朝政、教、军事的政令、策封、信物等方面,并成为吐蕃王臣,将帅、僧俗官吏权利和地位的标志。在吐蕃王朝时期,朝庭中就实施了具有等级差异规定的装饰服装的章饰,是用不同金属质材制成臂章以区别官位的大小:一等瑟瑟(翡翠)、二等金、三等金包银、四等银、五等铜、六等铁。每种又分大小两类,共十二级,臂章钉在方圆三寸的粗毛布上,悬挂在臂前。

  据巴黎版《敦煌吐蕃古藏文文献选》载,当时吐蕃文献已广泛有钤印制度,印文采用图文合壁型及纯文字型印皆有之,如方印中刻一飞犬,配以文字,有站立的展翅大鹏图形。有着僧侣装的双人坐象,旁刻以装饰雍忠万字图形,大鹏、“十”形雍忠图形,均为藏族古老的原始宗教笨教最崇拜的创世先祖图腾和苯教教徵。可见其藏族治印艺术一开始就有着源自本土数千年古老文明积淀的一脉相承的本性特质。

  佛教的传入、藏文的规范使用和吐蕃王朝时期佛教文化的昌盛,无疑给藏族治印艺术的发展注入了新的血液,提供了发展契机。作为藏族文化的一部份,治印艺术自然随之应用于佛教活动的各个领域,并成为神、佛、高僧们大德权力和神圣威严的象征。以至在民间出现了将高僧大德、喇嘛上师的手印、脚印也直接作为神圣印契而顶礼模拜供奉的传统习俗,并由此引伸出了藏民族独特的“让迥”文化。



  萨迦时期

  萨迦时期,元朝尊藏传佛教为国教,萨迦派五祖八思巴· 洛追坚赞被忽必律大汗封为国师之职,其后八思巴奉命创蒙古新字,忽必律诏令全国颁行。并赐号八思巴“皇天之下,一人之上宣文辅治大圣至德普觉真智佑国如意大宝法王西天佛子大元帝师”,更赐玉印。此时期先后共有14位藏地高僧相继担任国师、帝师之要职,在朝庭和地方任官职者不计其数,藏地和中原交往频繁,作为权力象征的金石治印艺术也成为官方上层和民间世俗交往联系的重要的媒介体式,使用更为普遍,元朝所赐印文大多为八思巴文篆刻体,印文分阴刻、阳刻和双勾阴刻等多种形式,字形变化丰富,形制规整、端庄秀美,布文自然,印章边框较粗阔、厚重,与印文形成强烈的对比,黑白粗细互为映衬,具有较强的装饰性,整体和谐统一,雕刻刀法洗练,讲究章法,强调金石味,印纽造型考究,多为双龙盘纽,风格呈现出一种凝重、大度、壮美的王者之气。对后期藏族金石艺术的发展具有较大影响,其中尤以元代皇帝所赐封之印为代表。

  元代帝王之官印印材以玉为尊、一品二品用玉、三至五品用金,元代赐封给帝师,国师之印皆为玉质,可见萨迦派僧人所受元帝之礼遇是何等显赫尊贵。

  其时,元朝特设“铸印局”,其官印有的为八思巴篆文、有的一半为汉文,一半为八思巴文,同时,此时期花押印的使用也最为普遍,形式多样,其外形有鱼、鸭、琵琶、葫芦等形状,多为朱文,在形式上突破了先期方、圆的造型。这种以抽象图案为饰的变体印,后在藏地十分盛行,并融入佛教题材的典型纹样而演化成为肖形印。

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

热歌排行
  • 歌曲名称
  • 专辑名称
  • 歌手名字
  • 路人情歌
  • 蓝月谷
  • 万玛三智
  • 向往(藏语)
  • 藏语
  • 泽尔丹
  • 我们好好爱
  • 凤凰传说
  • 成林江措
  • 梦回云南
  • 梦回云南
  • 白玛多吉
  • 天 歌
  • 天 歌
  • 四郎曲珍
  • 回到拉萨
  • 蓝月谷
  • 万玛三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