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查看网站栏目分类
安多文化的摇篮青海湖网设为首页
首页 >> 格萨尔 >> 专题 >> 正文
《格萨尔地狱救妻》与《神曲·地狱篇》比较研究
作者:黄文焕 编辑:多旦多杰 时间:2017-3-6 14:33:00 来源:西藏研究 点击数:

  一、故事的比较探讨

  《格萨尔地狱救妻》篇是藏族名著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的终结篇章。故事概要是说:

  格萨尔王赴汉地之际,爱姬阿史那·佗女(出身于突厥族某部、能征善战并一直伴随萨格尔王冲阵摧敌的一位女性首领)体衰身亡。临终前,她忆起狮王唯独对她说过的秘密话儿:他能拯救危难亡魂出地狱!于是就委托部落大臣把自己的遗物连同整个部落奉献给狮王的同时,提醒狮王关注她亡魂的安危。当她到了冥间之后,经阎罗王当面考察审判,被罚入地狱遍受苦刑折磨,虽很委屈但无力自拔亟盼狮王前来搭救。

  格萨尔返回后得知阿史那·佗女身亡,便急赴地府寻觅,发现爱姬沦陷地狱遂与阎罗争执,最终以狮王替爱姬塑建如来金身千零八尊、抄写“解脱”正经千零八帙、造立银塔千零八座等为条件,阎罗王将佗女释出地狱而妥协。

  正当格萨尔使爱姬脱苦难恢复原貌走出地狱喜会并即将双双离去之际,阎罗又提出新要求:请狮王携领佗女和另外十万亡魂遍游地狱,使他们—一亲睹诸狱之苦,明了受罚缘由,启发他们生出彻底革洗罪孽之心,最后引导他们脱离恶趣进入极乐境界。如此,格萨尔携领他们遍游地狱,并揭示原委、阐发道理,使他们触景生情产生强烈悔恶从善之心,最终在狮王引导下,超脱“地狱”、“饿鬼”、“俯行”三恶趣进人极乐境界。

  故事还绘声绘色地描写了女主角阿史那·佗女的复杂身世、倔犟性格、特殊的心理与言行、所受不公的委屈和强烈反抗,以及不时提出尖刻质疑的深沉敏慧、最终不得不接受命运安排等等一系列情节,极为生动地刻画了她的形象,典型又巧妙地揭露了社会生活的阴暗面,信心十足地提示了一系列社会生活新准则,从而以十分浪漫的笔调,用不写英雄战斗伟绩或歌功颂德而结束英雄史诗的方式,构成独具一格的圆满瑰丽史诗终篇。

  世界文库中有关“地狱”主题的作品很多,如许多宗教及其典籍里都有或同或异、或繁或简的描写;我国唐宋时代的敦煌变文中,就有《目连地狱救母》的篇章,此后历代也都有这类主题的评论、戏剧作品;中世纪欧洲意大利著名作家、宗教改革家、社会活动家但丁(公元1265—1321年),则著有包含《地狱篇》、《炼狱篇》、《天堂篇》共三部的《神曲》。据中外许多学者研究认为:《神曲》是一部具有强烈民间俗文学风格、受到人们广泛喜爱的传世之作。因此以其中的《地狱篇》与《格萨尔地狱救妻》篇做比较研究,当是恰当、有趣的。

  《地狱篇》是《但丁·神曲》这个巨著的开篇,整个故事,概要是说:

  俾德丽采(公元1265—1290年)去世后成为圣女,她委托史诗《伊尼特》的作者浮吉尔(公元前70年生),去帮助她默默热恋着的但丁,使他走出死亡的迷途并遍游地狱,观看那些亡魂们为何坠入各自所在之狱、受些什么惩罚;然后又到“炼狱”去看那里的亡魂怎样忏悔赎罪,接着在炼狱山顶上的一处乐园里会见了俾德丽采,在她的指教下大彻大悟进入天堂直达上帝面前。

  但丁以亲身经历的笔调,描写了沦入地狱的各色各样亡魂,展现了他们所受惩罚及受罚缘由、当时的心情愿望等等,其中除有许多历史人物之外,特别还把当代活着的一些著名权威人物也写了进去,使他们的“活灵魂”受着各种相应严厉惩罚;淋漓尽至地揭露了当时的丑恶社会现象,鞭笞了制造这些丑恶现象的罪魁祸首,从中显现了作者的改革理想,提示了社会生活道德新规范。特别是但丁以自己的渊博历史知识、对所处社会中的事件、人物的透彻了解,以及独特精辟的真知灼见融汇贯通地写成这部《神曲》,确实就象一些学者论断的那样:是一部特殊的史诗。

  以两者的故事做比较:

  《格萨尔地狱救妻》篇是明显具有中世纪政教合一封建农奴制初兴特色,属后人续作的英雄史诗终篇;

  《但丁·神曲》则是具有中世纪政教合一封建农奴制已兴然而弊端迭现极需改革的时代特点,属当时代人所著的“特殊史诗”。

  概言之,这两部作品都是中世纪的产物,但一是初兴时期的产物,另一则是已兴且需改革时期的产物,前者是中世纪人为“英雄史诗”缀作终篇,后者则是中世纪人所著“特殊史诗”。

  二、主题构思与描述手法的比较

  1.主题构思的比较

  主动地  为亡魂们  教化亡魂 圆满结

  格萨尔 即景阐说 改恶向善 束英雄

  赴地狱  受罚缘起 离三恶趣 史诗

  被引导 显现亡魂  再历炼狱 构成特

  但丁  现状揭示  出会俾德  殊史诗

  遍历地狱  受罚由来  丽采,进

  达天堂上

  帝面前

  2.从现主体思想的描述方法来比较:

  具体揭露批判 抽项

  格萨尔篇:梦幻式地 一定时代的  惩处

  社会丑恶现象 罪魁祸首

  揽古托今揭露 严辞惩处

  但丁·神曲:梦幻式地 批判中世纪 当代的典型

  社会丑恶现象 罪魁祸首

  从以上的基本比较可见:

  两者共同之处是:以一种新的价值标准,道德观念,召唤某一种理想社会;

  两者间的重大不同则在于:

  《格萨尔地狱救妻》将召唤的,是彻底结束吐蕃奴隶制(鼎盛时期在公元八一九世纪中叶间),规范化地确立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初兴于公元十世纪,至公元十三世纪中叶基本普遍确立于西藏);《但丁·神曲》大声疾呼的却是,改革中世纪欧洲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掀起文艺复兴浪潮为自由资本主义社会的诞生做精神准备。

  换句话说:《格萨尔地狱救妻》篇要求普遍地实践规范化的政教合一封建农奴制的价值观念和道德标准,以促成这种制度的社会巩固确立,从而彻底结束英雄史诗籍以产生的时代——吐蕃奴隶制时代;

  《但丁·神曲》要改革的恰是弊端百出的中世纪欧洲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社会(与《格》篇召唤普遍地规范化确立的那个社会制度相同的社会),提出新的价值标准和道德观念,为自由资本主义的兴起鸣锣开道。

  三、关于地狱描写的比较

  不同时代、不同文学品类对地狱的具体描写,往往不尽相同甚至大不相同。以《格萨尔地狱救妻》将与《但丁·神曲篇》相比较,这种区别显而易见。

  1.《格》篇的描写:地下深处的《地狱》宛似曼陀罗(坛城),计分八大部分,每大部分又由三个小部分组成,故尔实际显示了二十四个不同的惩罚之狱。它们依次是:

  (1)[不死生砂碛]

  A 狗骷髅下砂丘:生前虐待家犬者,死后亡魂至此被狗骷髅撕咬,直到偿清孽债为止;

  B 马骷髅中砂丘:生前虐待骡马、杀害野生禽兽、以及嗜血的恶猎手,死后亡魂到此受马骷髅的惩罚,直到偿清孽债;

  C 人骷髅上砂丘:生前强取穷人弱者资财的人、无端霸占黎民充当奴俾者、豪夺佣工薪水的劣富等人,死后亡魂到此受人骷髅的惩罚,直至偿清孽债。

  (2)[烙、剁、剔割之狱]

  A 烙铁地:生前常捕活鱼烧汤、嗜食火烤活牛羊、冬日平白放火烧山岗(破坏生态环境)的土豪劣绅们,死后亡魂至此被鬼役驱上烧得通红的烙铁之地上,或融如酥油遇热、或似炒青稞花儿般皲裂,受罚后复原,复原后再受罚,永无止境。

  B 剁身之狱:生前偷杀他人马匹、掏食鸟蛋、捕剥狼、狐、兔、獭、鹿诸兽皮者,以及用盐水害死青蛙、用麝香毒死蛇类者,死后亡魂被鬼役押来以利刃砍做碎段,然后再复原形再受惩罚;

  C 剔割皮肉之狱:生前身为僧尼,却假借神明贪污布施中饱私囊,死后亡魂至此与被骗布施诸人对质,将自身皮肉剔割偿债。

  (3)[匕首路、铁槛、铁衣诸狱]

  A 匕首路:生前自行不善又误他人行善者,如转经路上欺凌无辜人者、拆毁桥梁者、拦阻往来要道者、霸占汉蕃贸易通途者、防碍大德高僧行程、延误典礼仪轨进行者等等,死后亡魂至此被押上匕首路,令其饱尝“断肢毁行”之苦;

  B 无门铁槛狱:生前涌咒弄术拘禁生灵于魔俑之内而不放“往生”的残忍咒师门,死后亡魂被押此无门铁槛中,以浓烟熏呛、铁槛焖烤,使其还受自己生前所做恶行之苦;

  C 铁衣、铁汁之狱:生前扯谎骗取衣食、挥霍享用供奉三宝物资之女尼和巫婆,死后亡魂到此被穿著灼热铁衣、还将铁汁灌口,以示惩罚。

  (4)冰雪、铁蒺、自煮肚腑诸狱

  A 水雪之狱:生前剥取佛衣、劫掠香客、抽扯经签和护经布者,死后亡魂至此,受无比寒冷冰雪冻浸惩罚;

  B 铁蒺篱之狱:生前残害自己所生私生儿的女尼,诱惑僧人毁戒的淫妇、斋戒之时在殿堂间交媾者、交媾而不回避母亲、姐妹者,死后亡魂至此上遭冥鸟叼啄、下受红铜獒犬啃咬、不得不蹈铁蒺篱山吃苦挨罚;

  C 浓雾之狱:生前为僧人或掌灯师,但却监守自盗供奉三宝物资者,死后亡魂至此,因浓雾所蔽伸手不见五指,故不得食,而于饥渴难耐时则自啖自身血肉,血肉入肚滚沸苦痛难当。

  (5)雨、塔压、耕舌之狱

  A 剑雨之狱:生前强派差役马夫、横敛赋税、借判断诉讼之机索取贿赂的达官贵人,死后亡魂来到此处,阵阵剑雨落下,使他们身首异处,然后复原再受惩处

  B 塔压之狱:生前常以金身、佛典、殿堂、宝塔发誓赌咒,然而却昧心欺友骗取非份资财者,死后亡魂至此被镇压灼热沉重铁塔之下受罚;

  C 耕舌之狱:生前饶舌阿谀进谗、心怀忌妒,而中伤干才、挑拨离间以图私利,以及或恶语或巧言勒索者,死后亡魂至此受铁犁耕舌惩罚。

  (6)犁身、溺水、榨髓诸狱

  A 犁身之狱:生前火焚林木毁蚊穴、水浸土地杀虫蛰、破坏农田、摧残、耕畜者,死后亡魂至来身受灼热铁犁遍耕之罚;

  B 溺冥川水:生前牵卖放生骡马、取食放生牛羊者,死后亡魂至此,罚骑马牛羊等渡冥川,中途则被所骑牲口溺沉水中,任其被波浪卷回原处,再渡再溺再返,反复受罚;

  C 榨髓之狱:生前窃取高僧座骑、寺院牛马、首领家畜或富豪珍宝者,或者勒索穷人饭食、抢劫行人衣物、挖墙凿壁钻帐破幕偷窃农家牧户者,或于谷物中掺沙、羊毛中掺石、升斗弄虚做欺心买卖、以铅锡冒充白银、以铜充金、以布麻充丝绸诸人等,死后亡魂至此,被割取皮肉后榨取骨髓,斤两计较以抵孽债。

  (7)剥锯、尸粪、汤获诸狱

  A 剥锯之狱:生前为异教徒,经常活剥牲畜做祭品,以恶臭扰本尊、烦诸神,死后亡魂至此,则一如他们过去对待牲畜那样,被活剥之后再受铁锯解尸之罚;

  B 尸粪:生前向佛殿经堂甩鼻涕、以不洁之手玷污曼陀罗、用破布擦拭常明灯、用陈腐酥油充填佛灯、听任灯油溢香案、用吃剩糌粑充神食、把残羹布施僧尼、以及斋日食肉沾血者,死后亡魂至此而沉浮于粪池中,任蛆虫攒食;

  C 汤镬:生前毁坏佛象、佛经、佛教者,乱扔乱用僧人缁衣裙裾者,杀犊取乳者,死后亡魂被牛头鬼役押解至此,以汤镬闷煮再提出灌以铜斗,使其头脸和周身烫绽,以示惩罚。

  (8)轮辗、煻煨、再生诸狱

  (A)轮辗之狱:生前顶撞、虐待、折磨、诅咒双亲或公婆的儿与媳,死后亡魂至此,将其首级置于灼热铁磨中辗,以惩其不孝之罪;

  B 煻煨:生前摧毁禅窟、拆卸寺宇门窗、搬取佛像、砍斫经杆、抽取经板甚至以经本付灶当柴者,死后亡魂至此,被置大火盆中煨成灰烬,然后再复原形再受惩罚;

  C 再生之狱:生前嗜穿羊羔皮、食羔肉、嗜以羊羔做交易的劣牧主,死后亡魂至此,自剥自皮、剥下一层又长一层,再生再剥痛苦无穷,若竟流泪则泪珠变钩、钩落眼珠,眼珠再生、再流泪再被钩出……。

首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尾页

相关动态
热歌排行
  • 歌曲名称
  • 专辑名称
  • 歌手名字
  • 路人情歌
  • 蓝月谷
  • 万玛三智
  • 向往(藏语)
  • 藏语
  • 泽尔丹
  • 我们好好爱
  • 凤凰传说
  • 成林江措
  • 梦回云南
  • 梦回云南
  • 白玛多吉
  • 天 歌
  • 天 歌
  • 四郎曲珍
  • 回到拉萨
  • 蓝月谷
  • 万玛三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