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查看网站栏目分类
安多文化的摇篮青海湖网设为首页
首页 >> 文学 >> 评论 >> 正文
葛建中:读行青藏的长旅
作者:老藏民(程强) 编辑:拉吉卓玛 时间:2012-6-11 9:15:00 来源:老藏民的BLOG 点击数:

葛建中:读行青藏的长旅

  一
  “我们确信到达了一个地方。但实际上这地方不可能到达。”——葛建中
  每每,青藏腹地玉树之行于葛建中既是“身心疲劳却精神愉悦的享受”。①  更是作者畅游“精神王国的自由之旅。”②   因为作者受孕于这片土地,玉树这片土地成为作者胎血和印记的精神乐土——作者不止一次重申:每年都有去玉树的冲动。葛建中玉树之旅于他总括有二十五次之多,其作品大多也与玉树都有挥之不去的心迹底色,玉树已然成为作者文学抵达的一个精神象征,也是成就作者文学“才略”和“程器”展开的“根”基所在。
  时间在一个特别的结点静默:2010年4月14日,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府所在结古镇为中心发生7.1强烈地震,一时间山川失色,生灵涂炭,玉树人民生命财产遭受巨大损失。
  面对造化的不意侵扰和无常的恣意打击,诗人的心弦再次叩响。只不过这一次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羁旅之叹和审美流连了,而是撼动作者无忧之乡的动地哀歌,其感慨沉痛,凄咽深婉的内里却于高声部“颂唱”的壮歌下面展开。《玉树沉思曲》是葛建中系列玉树挽歌主题中一个壮美的弦乐四重奏: “一个悬念在玉树之上/在蓝天之上/在鹰翅之上/在冰柱之上/在经石之上/-----在头发和骨骼之上----”。乐章的引序/呈示部。 在所有“玉树之上”,在“季节以外”,在柔情和狂虐潮落之下,作者以“玉树的基因”来品尝这血色的国殇以及由此激发的“祟高”(康德式的“祟高”)。 “崇高------把精神力量提高到了超过平常的程度,而让我们在内心里发现完全另一种类的抵抗的能力,这种能力使我们有勇气来同自然界的似是而非的全能威力较量一下”。 ③ ——“在头发和骨骼之上”:这是对生命祟高的唱赞,更是面对自然伟力的悲壮“较量”。

葛建中:读行青藏的长旅
葛建中摄影作品.通天之河

  此篇在葛建中玉树挽歌数篇中是离开地震这一事件结点最远的,作品末尾注明5月1日,而距这一事件最近的作品是《结古的三个瞬间》。在地震后的第三天,在一个相对平静的心绪落点,在爱憎交集的尘世边缘,痛定思痛,作者胸臆低回:“在我们这个表情丰富的星球/巨大的山脉、河流、湖泊、大海/微小的细胞、花草、鱼虫、人类/都以一个方向旋转/在竞生竞荣过渡/这环环相因的因果、这生生不息的往复/这周而复始的轮回/这无始无终的劫难------”。 第二章节的发展给人的感觉似乎是引序/呈示部的反复:“在玉树之上/一个器皿有一种光泽/一种物件/一种力量/一个姿式/一个问候/都在命运晨被众神加持------”。
  没有急管繁弦的叨扰,节奏、旋律、辞章声律的情感底色在一片苦难的大地上渐趋暖色——永生的主题在烈焰中升腾:“生,只是在找寻一个归宿/死,只是又一次旅行”。作者以诗的方式自觉地完成了从一个面临道德形而上学的“深渊”到积极的精神建构活动的大跨越;完成了“从一个信念到另一个信念/从一种海拔到另一种海拔”的修正与超越(相对于“坎坷于唐尧之朝;傲想烟霞,憔悴于圣明之代”唐.王勃)。此间吟咏的生死劫难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感触抒发,而是对人类精神普遍困境的价值拷问;“语言的飘泊者,你永远流浪在异乡”。④  作者以其个体经验中屡屡与玉树张弛牵引的精神脐带直觉地意识到自己与江源土地维系的某种紧张关系——抑或是汉语思想的现代使命期待与神性拯救的文化语境相遇?

首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尾页

热歌排行
  • 歌曲名称
  • 专辑名称
  • 歌手名字
  • 路人情歌
  • 蓝月谷
  • 万玛三智
  • 向往(藏语)
  • 藏语
  • 泽尔丹
  • 我们好好爱
  • 凤凰传说
  • 成林江措
  • 梦回云南
  • 梦回云南
  • 白玛多吉
  • 天 歌
  • 天 歌
  • 四郎曲珍
  • 回到拉萨
  • 蓝月谷
  • 万玛三智